本土瓦解

Read More

本土瓦解

January 14, 2018

本土瓦解   筆者是仆街,打杷仔,反骨仔什什麼麼,你喜歡怎樣標籤也好,隨便你。不喜歡便不要看。   「本土」一詞,本來充滿希望、團結理念相同的人、勇武抗爭、排斥中國人,但是現在卻是支離破碎、沒有前景、私怨當飯食、缺乏論述停留於口號式的一班失敗者。筆者也是其中一位失敗者,眼見本土抗爭已經進入末路,隨筆寫點東西,如果本土能夠自省維新可能這篇文章是廢話,若果不變的話這一篇就是失敗錄。   起源和組成   本土的起源難以界定,整件事可以說是突然有一群人走說要本土、打左膠、打大陸之類,具體行動大約在2013年發生,第一次的光復旺角站的行動,很多示威者在旺角東站驅趕中國旅客,高呼「支那蝗蟲」等的標籤性詞語,可以說是本土抗爭的起源。有人會說2006年的保衛天星運動是本土運動起源,無錯,那個也是本土,但這個本土並不是本文想討論的本土,在此想用「左翼本土」和「本土」去區分兩者,本文將會集中討論後者。   新市場,吸納了一班血氣旺盛的青年,另一邊箱卻也吸納了一些無所事事的老人,也吸納不少平傭的失敗者,投機搵錢主義者,總之是很多人,因為本土這一詞在當時還是新興的,還有許多可能性未被探索,也被人寄予新的厚望,新希望也代表很多有形和無形的利益未被開發,這個說話其實在其他陣營也是,為何有那麼多人投入反佔中的運動,因為有很多市場未開發,有多機會可以發圍上位。在這個壓迫的城市,很多人不願作為其一,想作為一人之上,不甘作為羊群中的一員。在傳統泛民中要上位的確比較難,就算多幾多陪努力,還是作為羊群中的羊,往上還有很多級,可以說是市場飽和,而門檻的確是比易,以反對舊泛民行禮如儀、遊行口號式的運動式抗爭作為招攬的旗幟,單純以批評舊派的不足:「我們要改變」,給予人們一個新希望,一腦熱血衝出來,但衝了出來卻沒有切實地討論和實行過「如何改變」,這一就反映出本土一直存在的問題,卻只有少數人承誠及正視這個問題。   本土的論述   這一群的新客,一股熱血地衝,從少講行動的論述。在政治運動中,論述是十分重要,目的是正名行動的正當性,論述根基愈紮實,令行動更加完整,而本土不乏簡陋的論述,「呃呃呃呃,屌你老味,明唔撚明」式粗製濫造式論述,空洞的論述就如豆腐渣樓一樣,愈起得高就會愈易倒塌,論述根基的不完善,也易於被朝夕令改、偷換概念。當每次討論到行動的正當性時,往往是因為論述基楚不足,會轉為標籤性下欄討論,又或是討論別人的過失,將問題核心轉換。   在2013年至現在,本土派吸引了不少新希望,否定泛民過大的民主中國論,從本土利益利開始,一切以本土為優先,出現很多批判泛民的言論和行為,可是破壞了舊有的信念,而建立一個新的論述,直到現為止,都是離不開「屌人式」文化,破壞了舊有的觀念,然後呢,繼續破壞?那本土的意義何在?本土最光輝的時間已經過了,本土派把握最輝煌時期建立一套完善的論述,而提掛著一幅「兄弟爬山各自努力」的嘴臉,玩派別鬥爭,各為利益,各炒花生,我不是說要團結論,而各門各派沒有在本土最光輝的時間為自己的門派建立論述,而是花了大把時間參與網上罵戰和清算內鬥,而各門各派的大戶卻很短視,沒有阻止事情的發生,還加入一起鬥爭,當然,批評異派,從而得到其支持者的同意和like數,可滿足到虛榮心。「幫支持者打飛機」成為了團結的核心,沒有like數的東西,哪有人做。   的確,出現了幾本書,可以說是為本土派的論述的基礎,但是其作者只掛著派別鬥爭,沒有把論述寫得更加深入,在往後的論述文宣不是為建立論理而寫,而是幫支持者打飛機而寫。罵一派打一派,浪費了光輝時期,現在本土已經進入了末落,這些人也需要負上一定的責任,而令一部分的責任需要支持者付上,取著那本「論述」書到處屌人「明唔明」卻沒有理解和思考「論述」,只是跟著別人說什麼就跟著說什麼。   名存實亡 不單是政府打壓,也是自已的派別鬥爭,各懷鬼胎,頭腦平庸只有行動(在黃絲、藍絲的界別也可以看到)人類都是愚蠢,跟隨別人意見總起碼不用腦。以本土在為前題,團結所有派別是沒有可能,所以不作這個討論,而是本土派的質素,上至領袖,中至KOL,下至支持者,質素何其參次,自大、平傭、短視、自私、愚蠢等字可能形容,因為本土的入門門檻低,只要面書戶口,加入了數個本土群組,參與了罵戰,就可算為本土派,沒有成本,沒有代價,在面書上尋找到自己成功和存在感,世界觀就只得面書,本土派只是存在面書上的幾個用戶和群組,落不到地。   維新改革,還是失敗,明天還要上學和上班,要看大家能否自省。  

Read More

談婚論嫁

January 7, 2018

十二月,是婚禮的旺季,很多為了於新年前趕著結婚,基本上12月除了4、14、24日之外是假日就是吉日。香港的婚禮是奇怪的,事情本質和攝影師的權力關係嚴重傾斜,到底為攝影而結婚,還是為愛結婚,攝影只是一個紀錄,把有問題的公式推廣至全行,全香港人都很受落,成為了主流,做不足就是閣下的錯。香港婚禮不知何時出現了公式流程,第一拍女家,女主角會被攝影師擺拍,拿著龍鳳褂裙左拍右拍,做一些為拍攝而出現的動作,捏造一些婚禮上沒有的情節,方便攝影師於早拍晚播這個奇怪的傳統中好對主人家有好多交代,證明自己早上有工作。 婚禮本質 婚因的本質是兩個人的自願結合,組織家庭,和父母交代,應該由主事的家人帶領著整件事的發生,婚禮攝影的本質本來就是紀錄結婚當日所發生的事情,客觀的拍照,沒有就沒有,有就有,不應該用一套公式套在全部新人之上,其目的是為追求交貨。當婚禮攝影師步進門口時,接過開工利是之後,攝影節開始介入婚禮的過程,不知為何,一定要拍到新娘子化妝的樣子,即使攝影師到達前完成化妝,也需要新娘子在鏡頭前捏造一些化妝的場景。然後在穿褂之時,為了滿足早拍晚播的需求,和攝影作品好看一點,新娘子會被要求重複地穿褂裙,出嫁的節奏被拍攝的節奏打亂。不知大家有沒有留意時,敬茶的過程完全是由攝影師帶領著,無論是位置的安排,還是流程。攝影師充當了婚禮的organizer,新人敬茶的位置並不是面對長輩,而是面對鏡頭,而新娘和新郎並不是並排的,這完完全全為了將就攝影的效果,攝影的權力比起新人的禮儀更為重要,是為一個攝影流程不是一個結婚流程,一個被他人導演著的婚禮。「外父飲過新人茶,靚仔過劉德華」這句奇怪的說話的確出自攝影師的口中,目的是為製造一些氣氛,攝影師作為一個紀錄者,如此介入別人婚禮流程,在表面是令到整件事熱鬧起來,但是攝影師的角色是不是攝影師呢。在擺拍過桯,新人會被攝影師要求不斷去親熱,又是為了拍照,整件事的主次性改變了,攝影師是主,新人才是次,攝影師的角色到底是什麼,到底是一個organizer,還是一個紀錄者?港式婚禮很怪,但個個人都跟著去做,變得長做長有,就像這個變態社會,雖然變態得很,卻不斷有人去維持這個社會的運作。 產業化的結婚並不是浪漫而夢幻的婚禮 當然這是婚禮產業化和商品化的後果,量產的婚禮之後的結果,整件事不是夢幻的婚禮,而是一件勞民傷財而浪費的生意。迪士尼樂園是一個只提供開心的地方,把一切黑暗的東西包裝起來,提供一個完全正面的世界,人們進入樂園只要給錢,就能夠買到一式一樣快樂,快樂的背後並沒有人知道,總之要把勞民傷財而浪費演繹作一個美好、開心的回憶。而結婚而是相同概念的事情,把所有事情公式化,把所有問題收起來,包裝得好好。「夢幻」演繹者這個角色就由攝影師去擔當,只是用一套成功的公式流程套用新人身上,那怕新人是平淡無味的一對,也可照辦煮碗出夢幻的婚禮。量產化,是重點,當個個新人都選擇在12月時結婚,攝影師基本上是可以天天開工,量產化,統一標準,是減少問題和思考,做的是像麥當勞那般,能夠做得出一式一樣的漢堡包出來,新人只不過是食材,所謂的夢幻就只是餐牌上的巨無霸又或是魚柳包。當然,余只是痴人說夢話,結婚就結婚,哪有人會思考婚禮的本質,開開心心跟著攝影師的指示,由化妝到送客,不用思考,多好,就像木偶被攝影師舞弄,只是每天上演不同樣子的木偶戲。婚禮的本質,為什麼要說呢,這不過也是一場生意,在資本主義社會,一切都商品,一切都需要量產化,這樣才能賺錢。再者,不少在婚禮上出現的道具,都是為了拍照的而出現,在婚禮過後,很多會東西被送進堆塡區,很多婚禮的食物也是食不完的,為了不知什麼鬼的傳統,一定要有餘,地球因為汝等傳統浪費了不食物。不知道為何婚禮一定有乳豬、帶子、炸蟹鉗、翅、鮑魚、魚、雞、炒飯和麵,往往在魚之後的餸會被浪費,經常會看到沒被吃過的雞、飯、麵,付了幾十萬的酒席,就把他們浪費。有傳當晚的伙記會把餘下的食物帶回家中,浪費的量遠比能帶回家中份量多,汝等覺得這類八味菜很高級嗎?在各人眼中比叉燒飯還更低賤,但卻要付數十萬元。對不起,這是公式產業文化,不會改掉,付了錢卻吃不完,也不會減八味菜的項目,一場婚宴白白浪費許多地球資源,即使有如此多的環保鬥士捍衛廚餘,一切功勞轉個頭給婚宴敗了,有需要自然有供求,中國的人婚禮便是如此浪費,香港和中國沒分彼此,大家都這麼浪費,這是一場夢幻的婚禮嗎?還是看不到的黑暗還是夢幻?

Read More

香港劣食和美食

January 7, 2018

余在網上發現一位城大學生,用「粟米石班」事件,為了政治宣傳,將三種不同概念炒埋一碟,亂加因果關係,「粟米石班」事件是等偷龍轉鳳令香港由美食天堂變成美食地獄,本文將會分開幾個層面討論,飲食、概念、論述、次劣文化角度去討論。香港的確是一個美食天堂,有各種的美食可在香港找到,的確香港食物質素濫於充數,余對飲食有些少心得,不見由「粟米石班」中所見的「偷龍轉鳳」、「偷工減料」直接影響到香港「美食天堂」變成「美食地獄」,這句句子已經有兩點錯誤,「粟米石班」沒有石班並不符合「偷龍轉鳳」的概念,大眾不會期望「粟米石班」會有石班,正如碗仔翅沒有真魚翅,屬一種約定集成的文化,大家都知,不會要求商店給予那種食材,何謂「偷龍轉鳳」,例如在餐廳點了一客東昇班,他們卻用老鼠班去充當,在這個情況之下,客人心目是要求東昇班,卻桌上是老鼠班。又或者點40年蘇格蘭威士,結果商給了18年,這個才算「偷龍轉鳳」的概念。在「粟米石班」中看不見「偷工減料」這個概念,而「偷工減料」應該是客人點了一啫啫雞煲,但是沒有了豬潤。概念應該搞清楚才可以分折問題,而不是將所有東西像餸頭餸尾炒埋一碟,是旦亂打個芡撈埋一齊,就當論述。 美食天堂和地獄 香港是一個以食為中心的城市,到處也有得吃,對於有人說「粟米石班」事件是等偷龍轉鳳令香港由美食天堂變成美食地獄,余不太同意這個說法,首先香港飲食並不只是指閣下樓茶餐廳,或是城大三個食堂,單是說能品嚐第三波咖啡的地方,倒是很多,而且不算太差,香港飲食是很大,並不能以一種狹隘角度去討論。的確香港有很多餐廳出現「將貨就價」的現象,而不是「粟米石班或偷龍轉鳳」,很多飲食業鋪頭不是買下鋪位,是租鋪的,業主經常加價,令到餐廳運作成本提高,但不能過份將成本轉價給消費者,卻要維持生產,其中一個辨法就是轉用一些平價的食材。而那位城大同事卻將這個責任完全指控著飲食業,這句說話並不公道,有著怪責受害者的意思。而且食肆一旦出名之後,被業主加租,令到食肆「將貨就價」。是否真的是成為美食地獄,這一點的確要再討論,大眾對地獄的理解,一個恐怖的地方,沒有得選擇離開的地方,而劣食地獄會是一個沒有選擇,天天食劣食的地方,香港還有選擇,平的有,貴的也有,有許多有心人去飲食還未放棄,對每一樣食物都用心去處理,供求和需要,不少香港人都劣食有需求,如譚仔、爭鮮等,不少年青的至愛,港人對劣食有一定的需求,市場就會提一定的供應,責任不單止是商家。 供求和需要 劣食是一定需求,要不然怎會有多供求,市面上也充斥不少的劣等文化,雖然討論範圍是甚廣,但是可以肯定一點,香港是人很受落這種劣等文化。現今很流很一種劣化政治觀點,毫無論述基楚,但很多人落受,不單止是論述,下止表象事物,很受觀迎,舉一些具體例子,將一些高級古典大篇製音樂,找幾件嘍囉在社區會堂草草了事,原本嚴肅的古典樂,在「快啲啦!得未啊」的老粗的「指揮」之下完事,劣化了古典音樂的本質,但是有人受。 濫於充數的政治論述也很有需求,不用大廢篇章,不用翻查資料,左右剪剪貼貼,在每天兩小時節目宣揚所謂的論述,將幾種東西炒埋一碟,強加困果關係,組成所謂的論述,不斷加入粗口及海量助語詞,謾罵受眾。這樣的政治論述只能建構仇恨,除此之外什麼也達不到,是為劣等文化之一,濫於充數,真正偷龍轉鳳,大叫兩句把概念偷換。就像爭鮮一樣,很多人受落。 拒絕劣化? 劣和美的定義,含義本來就很多討論空間,到底劣等文化是指中國等第三世界國家的文化,白人文化就是被視為美的文化呢,有時間,有心情先再討論,今篇討論劣食供求。

Read More

單格抑鬱

February 13, 2017

在香港這個商業世界,攝影被灌輸,必先買新的器材,才會懂得攝影,藝術被資本家控制了方向,是一種單純的消費活動,我明白這種心理,因為我曾經也是這樣的人,因為創作時面對了樽頸,很易相信按廣告的思維去思考,購買就幫助創作,這件事的本質上是對創作沒有幫助,變相不斷去購買。 現在的藝術發展過於科技化,無止境的比錢追求新的藝術表現手法,卻沒有顯現藝術背後最重要的因素- 人,藝術是由人出發。在攝影過程,發現不是什麼時候都要捕捉,為了捕捉而失去著在當下、感受的過程。在平面的戴體上,不單只是顥示影像,是一張會令人思考的照片 – 「刺點」,背後無限思考的可能性,這種單格光影會盛戴傷感、歡愉、抑鬱。創造這樣照片,需要一個感受生活、懂得人情細故、以感性存活,真誠面對自己的情感。當下第一下的感覺,未受到外界影響是最準確、最表能夠表演到自我。

Read More

體驗才會有理想

February 13, 2017

  近日有位同學前來請教攝影功課,功課的主題是烏托邦,同學就說她的烏托邦就是一個充滿雲海的地方。在拍攝之前問過她,這個烏托邦的世界就只有這樣的想像?我之後問了一些一連串的不用回答的問題,要求她能夠為自己解答;這個世界有沒有黑夜?有沒有人生存?有沒有交易的存在?國家是由什麼形式構成的?權威是怎樣演譯?資源分配平均嗎?有天災嗎?理想需要由現實中體驗,感受不足、發掘問題,從而在腦海中想像一個理想國度是怎樣。 當然,同學把我的提問當成是留難她的行為,結果她展現了一張山頂日出的照片,她沒有為她的理想作說明,她問這個照片夠烏托邦嗎。 然後在Google 上搜尋日出圖片再截圖給她看,她再沒有再回復我。攝影需要思想,這些思考源自於生活,我們是人類,會在生活中思考出一些理想的影像,繼而實行。換句話來說,沒有好好的生活體驗,不會有理想,那種只是生存。 生存的人是不會有理想,每天起身之後,就是盲目地返工,之後不厭其約人食飯,每天就這樣過的人,你跟她說理想,大概沒有什麼想像吧,生存目標便是月尾那一分薪水,假日就到去被安排好了的工展會、美食節那些行屍死肉的活動。對我來說每一天都是攝影修行,無論有沒有手持相機,攝影是講心法,比起表現手法重要得多,在未知的世界,每天不斷嘗試,溝通、體驗、思考,塑造一個成長中的自我。生命的感覺怎能由別人來定義,要自己感受,有人會喜歡在身上紋下記憶,有人會追求痛楚。

Read More

你買唔到嘅相機

May 19, 2016

對於一個對攝影有少少研究嘅人,最憎係聽到有人問「你啲相咁靚,你用咩鏡」、「你啲相咁靚,你用咩機」。 即係個個人本身對攝影嘅理解只係有技術、器材,佢哋心底係唔相信你嘅思考,佢哋覺得佢哋擁有相同嘅器材同埋技術就可以影到相同嘅相,佢哋都唔會明白每一張相片嘅價值,當中思考過程。見到啲廣告佬hard sell,「最好嘅相機係7d MKii」、「最好嘅鏡係小白」,比咗堆大師影嘅相,有啲有會覺得買咗個部機就會影到咁好嘅相,比你買晒全世界最好嘅機又點?咁只係證明咗你好有錢,唔代表你懂得攝影喎。 除咗係消費主義之外,其實算一種補賞感,因為好多人係岩岩學習影相(同埋底個種奴性)忘掉思考。見到人哋有啲咁嘅作品,佢哋會眼紅,佢哋除咗錢之外,咩都冇,咁咪唯有透過消費去填補呢個空位。 佢哋永遠買唔到嘅機,就係心機。

Read More

有時候還是analog好

May 19, 2016

媒傳由analog進化至digital,analog 必須刻錄於一些中轉媒介之上,而digital主要是由電腦去記錄,很多資訊都能夠用電腦去修改,後期製作。Digital的傳送方法的確比analog方便,有人覺得analog是被digital終結的,analog的生命周期已經結束,過去是有圖有真相,但是現在連短片都能夠後期製作,有圖有相這句說話能夠繼續用嗎?有時還覺得analog比較好,他們切切實實地刻錄資料於一件實物之上。

Read More

奶的靈魂

May 19, 2016

  「每部Leica都有著獨一無二的靈魂。」在市面上,每一部相機都是追求新、什麼新科技,好像只有Leica才談攝影,相機由人手注入靈魂。每一下快門將決定性的瞬間比影像紀錄低,持著Leica出街,有別於一般的龍友。 但今天Leica說要推出Leica SL,樣子十足Sony A系,沒有了奶的樣子,而且相片只是一般單反質表,沒有奶味,為何要花六萬買部A7呢? 以下的相片由Leica M3 及 50 3.5 elmar 所拍攝

Read More

淺談lomo攝影

May 19, 2016

Lomography 許多人都聽過,作為一個攝影愛好者,我也嘗試過進入Lomo的攝影世界。我嘗試了半年,我拍不出別人那些隨心隨意的lomo相片,我不斷思考,為何我不能拍攝出那些相片。因為我沒有忘記,沒有放下自己原本的攝影,photography 和lomography 可以說是同一級數的構念,心法郤完全是對立的,我以往的photography需要思考放什麼進入鏡頭內,在安下快門的一刻已經會知道自己拍到什麼,過程腦袋不停地轉動。但是lomo把思考的過程完全交給相機和沖晒店去決定,用家完全不用思考,Don’t think just shot,這句是lomo的口號,這一種隨意其實是一種生活態度,lomo由一開始的一部lc-a進化至一種生活態度,我想要完全進這個生活態度,一是對攝影零知識,一是要完全放下單反,完全忘記photography才能進入lomography,因為photography會影響在阻止你在lomography的任意性。 以下是小弟拍攝的lomo相,應該不是太似lomography。

©KaiserKS 2016